仙侠

来到四季歌(1)

来到《四季歌》,才真正注意到紫竹心的诗。
网络上的诗歌洋洋洒洒,说来读过不少,真正值得潜心会意的着实有一些,紫竹心的新诗更是脱颖而出,读后每每让人难以忘怀,激动不已。
并非紫诗引经据典,出语惊人,涵盖八方;亦非用词华美,光彩四射,扑朔迷离;也不警语箴言,哲理深长,醒世铭心,更不故作艰深,绕牙拗口,卖弄风情。其值得赞美的便是言出必真情,情动必意境!当今的网络诗歌虽不乏如此佳作,究其实,无病呻吟者大有人在。
王国维认为意境是真实性的体现,即情真、景真。(清.王国维:《人间词话》)如此看来,意境首先要求的是情感真实、景物真实。情真景真只是意境的一个真实特征,而情景交融是意境的形象特征;虚实相生是意境的结构特征;韵味无穷是意境的审美特征。因而这几大特征构成意境的总体特征,也是意境美的体现特征。真实特征。王国维认为:“大家之作,其言情也沁人肺腑,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王国维:《人间词话》)这是王国维对意境深刻的理解。他认为情感的真实是意境的本质也是目的,对情感的描写要“沁人肺腑”;对景真实的描写要“豁人耳目”。这些都必须具有 “见者真、知者深”的真实感,一点假都不能掺和。这样才能创造出真实感人的意境效果。情与景,也是内容与形式的体现。景真也是艺术表现的本质特征,它载荷了本质与现象、目的与手段的全部信息。情真景真,二者是不可分割的。它体现着意境美的真实性特征。
紫竹心的诗歌正是体现了这种情真景真的真实特征,情景交融的形象特征,虚实相生的结构特征,韵味无穷的审美特征。
紫诗深得诗歌作品讲究艺术真实的要领,无论写物景,生活,社会,历史,情感,都准确地把握着其本来真实的面目,尊重事物的多面性和矛盾法则。但不拘泥于表面现象的浅薄解说,注重挖掘其实质内涵。大家都知道,诗歌创作中,优美意境的构建和创设需要众多意象的铺排,但意象的铺排不等于词语的罗列。就要求作者根据主旨的需要将景物典型化,选取真实,质感,动感,更具代表性,空间感,象征性,诗意浓郁的意象入诗。并且意像的组合要有图画般的线条,色彩,色调,创意,给读者以真而不俗,实而不凡的感官享受。紫竹的诗歌作品就做到了意像铺排的典型化,写秋“秋,不多语,任由枫红成烈焰,任由菊狂野山峦。/不起眼的桂花,也挤挤挨挨,捧出满腹经文,诗香潺潺。/黄澄澄的谷穗喂饱了自己,弯着腰等待一场收割的洗礼。/心事,喜事,纷踏而致。于是忙碌,于是闲情,于是……//秋,终结了故事,也开启了未来。一朵天上的云,细碎了人生。/轻轻的匍匐在大地,以一颗女儿心,呵护着,反哺着。/日子由北及南,素描。直至天,挽了海,沿着大雁的飞行。/再一次唤醒,再一次温馨。再一次以春的斗奇,丰沛,吟咏。”她写雁“雁归雁去,雁去雁归。一滴水的恩泽,千只雁飞。/秋,不曾消瘦,只幻变了一些色泽,阳光南北。/一字排开的文字,写下一笔人生。你听,雁儿啾鸣。/一队队飞行的思绪,一队队展翅的魂灵”。她写十月,不去空洞的描述秋的丰沛轻盈,或者冷寒悲鸣,而是“山间的菊,旷野的风,一季花白的苇絮,一并攘括梦中””日子也曾霜降,含了梦的雨滴落一场秋思。瘦了,胖了“着墨更多的却是”开篇就是红“,”十月,属于大众“”十三亿澎湃,十三亿潮汐,十三亿高耸入云屹立。/上下五千年的探进,二万五千里的艰辛,终将十月捧起。/一个新的纪元,一个新的里程,一个新的奋进。/从十月开始,收获更是播种。一茬青绿的苗,葱葱。 赶云,牧风。一代又一代成长,一辈又一辈云霄 !一改文人悲秋的俗套,将好大一个秋描述得红红火火,郁郁葱葱,十分豪气,百般开阔,万般雄壮!这一切都是自然景物的再现,人身历练的再现,社会风云的再现,中国历史的再现。实景真情,拨动着人们的心弦,让人浮想联翩,共鸣,愉悦,振奋!
任何文学作品都是运用语言塑造形象,反映社会生活。作者塑造的形象,必须具有真实性。这种真实,并不是说把写作素材翻拍下来,一成不变。而是要有一个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提炼过程,将社会现实化为艺术真实,达到共性与个性,普遍性与典型性的完美结合。作品中的形象,社会生活中普遍存在,却无具体所指。往往是张家的头,李家的脚,陈家的耳朵反挂着。但较之社会现实更典型,更激动人心,更富有广泛的指导性。不少诗作者习惯于实物实写,实话实说,以为自己感动的事物也一定感动别人,其实不然。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儿子被狼吃了,的确是很悲惨的事。开始向别人述说,大家很同情她。可一再述说,大家就烦腻了。好的文学作品可以让人常读常新,每一次读都有新的感悟和收获,它可以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长久广泛的流传,我国古代和世界上的许多名著就具有这样强的魅力。其实回过头想想,许多名著中讲述的故事有多少事是历史的真实?但我们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作品中描绘的故事就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甚至现在还可以找到它们的影子,这就是文学作品的生命力,是和其历史性相融合的。
情景交融形象特征。中国唐代诗人王维在他的《青溪》中写到:“言入黄花川,第逐表溪水。随山将万转,趣途无百里。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苇。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清留盘石上,垂钓将已矣。”王维这首诗自然、清淡、素雅,写景舒情,景真情更真。诗人笔下的青溪是喧闹沉郁的统一、活泼与安详的揉合、幽深与素静的融合所形成独特的审美意境。整个的描写形成了一幅动与静,生动形象的图画,达到了情景交融的意境。
在意境的表现中情景交融几乎成了意境的代名词,景中藏情、情中见景,这种形象的创造方式,正是意境美的情景交融形象特征的呈现。
紫诗在情景交融方面充分显示了作者的文字功力。请读她的《试用今晚的月光,画一条河流》

月圆,锦绣。一条流淌的思绪。
沿着故事,花香,缓缓潜入这个中秋。
不说老了的童年,不说翠了的青葱。
只一朵浪花,银白成岁月,成熟。

日子也曾阴缺,少了一丝儿欢欣。
不经意画了一幅期盼,月牙儿,拱手。
那些流走的细碎,那些奔涌的 。
那些你和我景仰的奇幻,回眸。

听,一朵月光潺潺,一朵美好涓涓。
一朵游弋天河的鱼儿,游进今晚的心池。
试用一尾神鳍,画一波水浪,画一卷涟漪。
岁月流动,一个圆,一个圈,一个固守。

一只眼海里的小船儿,划过今晚。
最大最圆的月亮,挂在故乡,挂在床头。
一剪心思,一剪画意,一剪诗情。
一声声叮咛,一声声轻语,一声声河流。
2015.09.27

由月圆写到中秋,由童年写到成熟,由欢欣写到 ,由期盼写到回眸,人生的日子多像一条河流,作者将抽象的人生形象化,将日子形象化,通过对河流和月光的描写抒发人生岁月的思绪,细碎,奇幻,流动,心思,画意和诗情。情融于景,“句句景语皆情语”。

虚实相生的结构特征。虚与实,也是一种变化,也可认为是一种主次排序结构,是艺术表现体现着意境的情与景虚实变化的结构关系。从意境本身来看,它包含两个方面的因素,一个是实,实即是主;另一个是虚,即是次。相生是一种变化的辩证关系。虚实相生,即是相互依存关系。从表象上看,体现的是一种审美效果。从思维上看,它蕴含着由人的思维产生的联想与想象的审美意识。戏曲讲究“不像不成戏,太像不成艺”;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齐白石语);写诗“当在切与不切之间”(查为仁语),“太切题则粘皮带骨,不切题则捕风捉影。须在不即不离之间”(钱咏语)。像与不像、似与不似、切与不切、不即不离等说法不同,意思一样,都可以归结为虚实处理问题。清方薰论画时说:“古人用笔,妙有虚实,所谓画法,即在虚实之间,虚实使笔生动有机,机趣所之,生发不穷。”诗歌也一样,有实有虚,虚实结合,才能把读者带到一个既不脱离现实、又能超越现实、亦真亦幻、迷离朦胧的艺术境界中去。
再读紫竹心的新诗《今夜,我在一首诗里困盹》

有些小累,文字伸个懒腰,蜷在诗的屋角。
美美地打个呼噜,秋天来了,是时候梦上一场。
之乎者也的故事涂抹着,采摘着,奔跑着。
骑一匹五彩缤纷,风,拉响了岁月。

一条通往远方的崎岖,深邃着秋天的沉思。
叶子红了,苇花雪白成云朵,小鹿般雀跃。
你听,叮咚来自民间。母亲煨熟的炊烟。
一阵一阵飘香,故乡,远方,茅屋,小巷。

鹭鸶飞起的瞬间,你惊鸿的一瞥。醉了。
我笔下的情节,倚梦,与一枚秋天的月光誓约。
金色,橙黄,连同枯瘦成苍翠的千山。
一同见证,这诗语的缱绻,这字呓的翩跹。
2015.10.1

“有些小累”写实,“文字伸个懒腰,蜷在诗的屋角”是虚写;“美美地打个呼噜,秋天来了,是时候梦上一场”实写,“之乎者也的故事涂抹着,采摘着,奔跑着。/骑一匹五彩缤纷,风,拉响了岁月”是虚写;“一条通往远方的崎岖,深邃着秋天的沉思”是虚写,“叶子红了,苇花雪白成云朵,小鹿般雀跃”是实写;“你听,叮咚来自民间”虚写,“母亲煨熟的炊烟。/一阵一阵飘香,故乡,远方,茅屋,小巷。”是实写;“鹭鸶飞起的瞬间”实写,“你惊鸿的一瞥。醉了”虚写;“我笔下的情节”实写,“倚梦,与一枚秋天的月光誓约”虚写;“金色,橙黄,连同枯瘦成苍翠的千山”实写,“一同见证,这诗语的缱绻,这字呓的翩跹 虚写。虚实交替,虚实映衬,虚实相生。致使僵物写活,静物写动,动物写灵。其中运用了多种修辞手法,如比喻,拟人,夸张,通感等。紫诗往往非常巧妙准确地把握词语的变性使用,如将”崎岖“”缱绻“”翩跹“活用作名词,将”深邃“”雪白“”枯瘦“活用作动词,都增强了虚实朦胧之感。

韵味无穷的审美特征。韵味无穷,即情韵与联想;韵味蕴含了无尽美的因素和效果,它含有:情、理、意、韵、趣、味等因素。无穷是由情韵与联想所产生无限的联想。中国唐代大诗人李白所作《静夜思》的诗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千年佳句,使人浮想联翩,打动了多少思乡游子的心。这种挚朴情真的感情,奇丽瑰特的想象,达到了韵味无穷的审美效果。因此,这就决定了韵味的组成是由:物景与情感、意味与风格、体势与语言等多种因素组成。这种组成是属于整个意境的表现体系,而在意境的具体表现运用中则需要更加突出与集中。
紫竹心的新诗,说起来都比较散文化,不太注重韵律节奏,更不讲究押韵,大都是纯自由诗的形式,有的干脆就是散文诗。正因为如此,诗歌的内容更宽泛厚实,笔法更灵活多变,语言更驭轻驾熟,风格更清新空灵。有时深沉,如《锁住浪漫》”仅一张网便锁住,春夏秋冬。/不曾归的晨,不曾去的昏。/日子走着数着,二四六七八的岁月。/风也罢,雨也罢,依然日出。“有时明快,如《馨香如故》 如同一些叶子,月光。/摇摇摆摆的人生,行走。/也曾开合,记忆。/一朵,又一朵。”有时沉吟,如《残局》“跌落,不是最终想要的结果。/只一颗心,悬浮。 有时激昂,如《欢呼——写在反法西斯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大阅兵之际》”欢呼,就这样欢呼,让爷爷奶奶在这样的欢呼声中微笑。/欢呼,就这样欢呼,让子子孙孙在这样的欢呼声中成长。/让生命亮剑,让大义苍穹。/让所有的日子斑斓,让所有的岁月鲲鹏。“正是这么种种蕴情酌理,意韵相加,有趣有味的描述,刻画,写意,张扬才形成了紫诗的无穷韵味。应当指出的是,紫竹心行文铺排不拘一格,用”随心所欲“一词形容毫不夸张,无论遣词造句,还是谋篇布局,乍看起来都是一气呵成,信手拈来,点点画画无不胸有成竹,其实每一首诗都是那么匠心独具,各放异彩。
以上是凡夫学习紫诗的一些粗浅体会,难免纰漏与错误,不周之处敬请紫竹心朋友和各位师友批评指正。

共 462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从原创者在诗歌的创作上所体现的情景的真实感,意境的“景中藏情、情中见景”虚实相间,格韵的不拘形式的独特的优美性,思想内容纯朴等方面进行解读,充分展示了新诗的时代特点,在展示了原作的艺术美的同时也体现了作者深厚的诗歌创作与欣赏的文学功底及优秀的诗歌素养、含蓄而矜持的人生品性,追寻淡雅生活的优良心境。情节递进,值得品味。推荐读者欣赏品鉴。【编辑:桐疏枝寒】
1 楼 文友: 2015-10-2 21:04:00 富有优美内涵的诗歌,不会因她不押韵而不被人理解与接受,反而更会被大家所喜爱,因她脱离了那么规矩,更加自由。动脉硬化比标准值低
中风后遗症手脚抽筋
邢台治疗癫痫病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