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半月天使第两百一十六章血瞳

半月天使 第两百一十六章 血瞳

暗红血液一点一滴,无声滴落。

没入银白冰海,晕开一片淡红。

烈重影捂着血色蔓延的手臂,隐隐喘着气,额头密密麻麻渗出细小汗珠。一身褴褛衣衫撕成一片片一条条,像是被什么利刃割裂绞碎,血色斑驳。

浅浅栗色短发沾着几片小雪花,垂落在略显苍白的脸颊边。

少年一身囚衣,站在不远处的冰海之上,褴褛衣衫随风轻卷,露出苍白瘦弱的手腕、脚踝。

他不动声色注视着前方那中年男子,仿佛观察一只受伤的猎物。

清澈的琥珀色眼睛映着漫天飞雪,仿佛冰晶凝结,泛不起任何一丝涟漪。

寒风呼号,白雪纷洒,褴褛衣衫遍布血迹,随风轻卷。

烈重影打量着那面无表情的栗发少年,缓缓抬起头看向上空某个方向,眉头轻蹙。

玄老双翼伸展悬浮于空,感受到一道疑惑的视线,淡淡开口:

“别这副表情。”

看了一眼远处那缓缓自冰海之上站起身的少女,他轻轻挑了挑眉:

“我可从没说过……你的对手是她。”

缓缓收回视线,烈重影再度看向前方不远处那栗发少年,眼神略微复杂了几分。

寒风挟裹着白雪,低低呼啸而过,卷起少年的栗色短发。

额前几缕浅栗色发丝随风轻轻拂动,显露出那淡绿光华氤氲的额心。

三片嫩绿的圆形小叶片,闪烁着淡淡绿色光华,恍若萤火流连。

“三叶草……?”声音低低,带着几分疑惑,几分惊讶。

烈重影盯着少年额心处那光华闪动的淡绿叶片,顿了顿,忽然冷冷一笑:

“那种烂大街的垃圾羽赐?”语气倨傲,透出几分惊异嘲讽。

玄老注视着下方银白冰海之上的栗发少年,声音淡淡:

“在真正的天才面前,垃圾羽赐也能化为利刃。”

“天才?”烈重影冷哼一声,扫了那面无表情的少年一眼,“可笑!你以为这种乳臭未干的小毛孩,这种垃圾羽赐,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栗色发丝沾着雪花,轻轻飘拂。

少年站在原地,连睫毛也不曾颤动。

玄老看着他,笑了笑:

“是吗?那刚才是谁被垃圾羽赐弄得浑身是血?”

烈重影哼了哼,脸色难看了几分:

“那是因为我状态不佳,而这小鬼偷袭。”

白雪纷扬,星星点点,旋转飘飞。

玄老双翼伸展悬浮于空,素白衣衫随风轻卷,右脸面具泛起冷光。

“孰强孰弱,一试便知。”

他注视着下方一望无垠的银白冰海之上、那安静伫立的栗发少年,声音淡淡:

“这是千载难逢的实战机会。去吧,杀了他。”

寒风泠泠,栗色发丝随风翻飞。

浅栗色睫毛轻轻抬起,少年清澈见底的琥珀色眼睛里萤光乍现,额心羽赐赫然光华闪动!

寒风搅动,刺骨杀机在刹那间迎面扑来!

烈重影看着那栗发少年默不作声、周身却逐渐腾起强烈杀意……眉头紧蹙,额心罂粟羽赐赫然亮起。

少年一双琥珀色眼睛牢牢锁定着他,身后雪白柔软的羽翼轻盈舒展,犹如一道斑驳幻影一闪而没!

烈重影看着他忽然消失,愣了愣。

虚影在眼前一晃,下一秒刺骨寒意赫然自背脊升起!

烈重影一惊,蓦地转身、抬手挡在身前,额心罂粟羽赐红光一闪――

炽烈红光如骤然爆发的血色黄昏,遮天蔽日间一股大力将少年整个推了出去!

雪白羽翼轻盈舒展,少年自空中轻巧一翻,恢复平衡的同时,双翼舒展、借着推力朝斜后方升腾而起。

“速度不错,”烈重影打量着他,挑衅地歪了歪头,“反应也还将就。”

栗色发丝随风轻拂。

少年没有搭理他,浅栗色睫毛轻垂,单手缓缓抬起,掌心向上――

淡淡绿色光晕如清泉悄然自掌心涌出,光华缭绕氤氲,渐渐凝成一片生长着三片圆形叶片的绿色三叶草。

睫毛轻垂,栗色发丝随风散落于脸颊边。

少年低头注视着掌心光华闪烁的草叶,轻轻一吹――

绿色三叶草轻盈自掌心飘出,如绿色小伞升起,绿光闪烁间,无声消散,化作千千万万细小的碎片四散飘飞。

随着碎片飘飞,一路绿光流连升腾,碎片之间绿光穿梭缭绕,渐渐光华越来越盛,千千万万轻盈嫩绿的三叶草显现于空!

栗色发丝翻飞飘拂,

少年居高临下俯视着下空的男子,一双琥珀色眼睛萤光缭绕,瞳孔深处悄然蔓延出一抹清浅绿光。

下一秒,千千万万三叶草汇聚而成的萤光洪流自空中四面八方呼啸而下,一路光华流溢!

“啧……”

烈重影看着那扑面而来的萤光洪流,眉头紧蹙,低低咒骂了一句。

双手轻抬,手背处红光缭绕、渐渐凝成两只纤长赤红的羽雀,与先前那白衫少女的冰雪羽雀一模一样,只是通体赤红!

“给你们看看什么叫活学活用。”烈重影挑了挑眉,眼底红光一闪,双手朝着上空一招。

纤长羽翼、尾翎自赤红过渡至黑紫,两只赤红羽雀双翼舒展赫然自手背处腾起,朝着上空汹涌而来的绿叶洪流穿梭而上,发出清越鸣啼,一路带起炽烈光焰!

呲……

呲呲!

纤长赤红的羽翼伸展到极致,遮天蔽日,散发着炽烈光焰!

啾――

清越鸣啼轻起,两只赤红羽雀自空中急速穿梭来去,所经之处光焰肆虐燃烧!

汹涌澎湃的绿叶洪流被推挤打散,千千万万锋利叶刃旋转飞洒,却来不及将那飞速穿梭的羽雀切割粉碎,便已陨没于炽烈光焰之中,化作透明光屑四散飘飞。

烈重影抬眼注视着那在蔓延燃烧的光焰之中渐渐溃散粉碎的绿叶洪流,歪了歪头,冷冷一笑。

白衣漫卷,玄老悬浮于不远处的半空,安静注视着那羽翼舒展的栗发少年,眼底波澜不惊中透出几分高深莫测。

褴褛衣衫凝结着冰渍,洒落下些微冰屑。

浅栗发丝随风飘拂于苍白脸颊边。

少年面无表情注视着那在灼灼光焰之中枯萎粉碎、化作千万碎片四散飘飞的绿色三叶草,缓缓垂下睫毛。

额心淡绿羽赐微微一颤,隐约黯淡了几分。

下一秒,犹如暗夜骤降,一抹暗沉黑色悄然染上额心三叶草羽赐的叶片边缘,浓稠如墨色沾染!

清透晶莹的琥珀色眼睛映着漫天白雪,瞳孔轻轻一颤,赫然收缩,化作杏仁形状!

一抹浓稠血色悄无声息自他眼里一闪而没,仿佛鲜血浸染!

烈重影看着他的眼睛,微微一怔,苍白嘴唇颤了颤,惊愕而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

“你……?!”

血栓的前期症状
心绞痛时间
清远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