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仙壶农庄第1045章临时渔夫

仙壶农庄 第1045章 临时渔夫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放在俄罗斯也很合适。有了这一千欧元开路,伊万诺维奇的办事效率极高。

第二天一早俄罗斯人就到萧平落脚的旅店找他,兴冲冲地把萧平带到了海边的码头上,指着一艘渔船得意地道:“亲爱的萧,你需要的东西我已经找到了,看看,多么结实牢固的渔船,简直就是这和码头上状态最好的一艘船了!”

在萧平眼里,这艘渔船可要比当初他在墨西哥湾捕捉蓝鳍金枪鱼时租的渔船破烂得多了。不过真要凭心而论,这也确实是码头上状态最好的一艘船。虽然看上去有些破旧,但至少不像其他几艘渔船那样布满锈迹,让人怀疑它们只要离港就会一下子沉到海底去。

反正渔船租来是工作的而不是度假,所以萧平的要求也不高,很快就点了点头道:“很好,只要能出海就行。”

“出海绝对没问题。”伊万诺维奇道:“每天的租金是八百欧元,油费等开销自己负责,船上所有的鱼什么的都借给你用,不过损坏或者遗失的话照价赔偿,你看怎么样?”

说出这番话后,伊万诺维奇就紧张地看着萧平等他的回答。每天八百欧元的租金,在库宁这里已经非常高了。毕竟就算在这样的鲟鱼捕捞季,一艘渔船每天的收入也不会超过五百欧元。而这还要去掉油费、雇员的工资、买通渔业官员的费用等等,一天净赚三百欧元就算运气非常好了。

而如今船主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要把船租给萧平,坐在家里一天就能净赚几乎三倍的收入,确实是桩非常好的买卖,难怪伊万诺维奇会这么紧张了。

不过对萧平来说,这点钱根本算不了什么。他根本没多作考虑就点头道:“好,就这样定了,我先租一个星期。租金按日结算,这是八百欧元。你点一下。”

“萧,你真是太慷概了。”现金到手的伊万诺维奇满脸笑容,然后凑近萧平道:“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一带海域经常有渔业警察巡逻的,要是被他们撞见你千万不要紧张。只要给船上的每个警察一百欧元,他们的头头再多给一百,保证不管你抓到什么这些家伙都不会在乎。一艘船上最多也就四个人。五百欧元就能把他们全摆平。”

听了伊万诺维奇这番话,萧平也不禁在心里暗叹之前那一千欧元确实没白花。要是没有这样一个当地人帮忙,这件事根本不可能进行得如此顺利。至于遇到渔业警察该如何应对这样的事,萧平更是完全不知道。如果没得到意外诺维奇的指点。很有可能就要坐牢了。

想到这里萧平对伊万诺维奇的表现也很满意,拍着他的肩膀道:“我感受到了你真诚的友谊,在我离开之前,一定会给你一份大礼的,我的朋友。”

萧平这话就等于某种承诺了。伊万诺维奇听了自然也非常高兴。他上船帮萧平启动了引擎,确定一切运转正常后才跳回到码头上,向萧平挥手祝他一帆风顺。

这种渔船驾驶起来并不困难,萧平很顺利地把船头对准外海,在柴油引擎“突突突”的噪音中慢慢驶出了码头。

和上次在加州租的高级游艇相比。渔船的条件可就差得多了。萧平一路忍受着噪音和浓浓的柴油味,过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有鲟鱼出没的水域。

虽然在市面上很多鱼的鱼卵都被称为鱼子酱,但最正宗的鱼子酱却只产自几十种特殊的鲟鱼。而这几种鲟鱼中最好和最常见的几种,在黑海沿岸地区都能找到。这也是为什么俄罗斯的鱼子酱最为著名,同时也是萧平为什么要不远千里来到库宁这个小地方来捕捉鲟鱼的原因了。

这里的渔民都用流来捕捉鲟鱼,萧平当然也是入乡随俗,将渔船上长长的流放进了大海里。

萧平借到的这艘渔船并不是什么大船,上面的流也只有两千多米长而已。不过萧平毕竟不是专业渔夫,也不过是出发前向伊万诺维奇询问了流的使用方法而已。所以虽然他有过人的力量和耐力,在把流全都放进海里后也累得满头大汗。

眼下总算大功告成,萧平也暗暗松了口气,驾驶渔船慢慢前进,让流在海水中展开,希望可以捕捉到自己期望中的鲟鱼。

不过萧平并没有清闲太久,不过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启动船上的机器开始收了。要知道萧平是打算把鲟鱼养在炼妖壶内的大海里的,所以必须保证捕捉到的鲟鱼是活的。而鱼类被流住后,在几个小时内就会死亡,所以萧平必须加快收和放的频率。

事实上库宁当地的渔民也是这样做的。他们也倾向于捕捉活的鲟鱼,在把鲟鱼敲晕后送到鱼子酱的加工厂。这样在剖出鱼籽时鲟鱼还是活的,就能最大程度地保持鱼子酱的新鲜程度。

忙碌了一阵后,萧平总算把流全都收回到船上。然而这次撒的收获令人失望,除了十几公斤的小杂鱼外,别说怀孕的成年鲟鱼了,就连很小的幼年鲟鱼都没有一条。

“呼……看来我这个临时渔夫很不合格呀!”萧平一面整理鱼,一面暗暗叹息。

不过虽然萧平在心中暗暗叹息,但并没有因为首次撒一无所获而气馁。事实上因为环境污染和滥捕的关系,鲟鱼特别是有鱼籽的母鱼数量已经越来越少,导致鱼子酱的产量也越来越低,这也是鱼子酱价格连年走高的原因之一。

所以萧平心里对没有收获其实早有准备,这也是他一次性就和伊万诺维奇说要租一星期渔船的原因。从头到位萧平都没有速战速决的打算,而是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然而捕捉鲟鱼的困难程度显然大大超过萧平的预期。他一连撒了四次流,从清晨忙到下午却还是一无所获。

眼看太阳已经渐渐偏西,萧平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停止继续撒的工作,准备把船开回码头去。虽然今天忙了整整一天,但却什么收获都没有。这也让萧平明白了什么叫靠天吃饭,渔民们过的一直都是这种生活。

第一天的工作没有任何收获,也让萧平多少感到有些郁闷。他默不作声地开船向码头方向驶去,希望明天能有个好收成。

在渔船驶到接近岸边的海域时,萧平看到另一条船上的渔民正在收。和他之前的动作相比,这群渔民的动作可就熟练多了。几千米长的流被快速收上船,上挂着的任何东西无论是鲟鱼、杂鱼或者海藻之类的垃圾,都在第一时间被从上摘下,分门别类地前往它们该去的地方——鲟鱼被小心地放在甲板上,杂鱼被丢进装有冰块的船舱,至于海藻什么的当然是回到大海中去。

“这才是效率啊。”这一幕让萧平暗暗赞叹,看着人家的甲板喃喃自语:“他们好像收获不错,不如靠上去问问情况吧。”

萧平驾驶渔船慢慢向对方靠拢过去。船上的几个渔民发现有条陌生的渔船接近,刚开始还有些紧张。不过当他们确定船上只有一个东方人时,紧张就立刻变成了好奇。渔民们纷纷抬头打量着萧平,有两个甚至友好地向他打招呼。

萧平尽量把船停在离对方比较近的地方,然后用英语问那些渔民:“嗨,我是来库宁渡假的游客,弗拉基米尔-伊万诺维奇的朋友,你们今天的收获怎么样?”

伊万诺维奇在库宁显然挺有名的,那些渔夫听萧平提到他的名字,最后的一点戒备尽去,一个比较年轻的渔夫笑眯眯地道:“今天的收获不错,抓到三条怀孕的母鱼,这不正准备送到加工厂去呢。”

萧平笑道:“我刚才见到你们还抓到两条比较小的鲟鱼,那两条没怀孕么?”

渔夫叹道:“说起来这两条小鱼还是雌性博鲁格鲟呢,可惜年纪太小了没什么用处,我们打算一会就放了它们。”

渔夫的话让萧平心头一动,连忙仔细打量起甲板上那两条最小的鲟鱼。虽然能用来生产鱼子酱的鲟鱼种类不少,但其中最极品的就是博鲁格鲟了。这种鲟鱼出产的鱼卵是所有鲟鱼中最好的,味道好得简直令人着迷。据说只要你品尝过博鲁格鲟鱼卵制成的鱼子酱,对其他品种的鱼子酱就会不屑一顾。所以有种说法是如果你没尝过博鲁格鱼子酱,就等于没吃过真正的鱼子酱。

不过博鲁格鲟鱼生长速度缓慢,雌鱼要生长到二十岁才会产卵。最近几十年的捕杀令这种鲟鱼几乎绝迹,想要抓到怀孕的母鱼就更困难了,所以博鲁格鱼子酱的价格已经高到令人惊愕的程度。一小口博鲁格鱼子酱的价格,就需要近百美元之巨。

眼下就有两条雌性的博鲁格鲟在面前,萧平当然不愿放弃这个机会,毫不犹豫地问那个渔民:“能把这两条鱼卖给我吗?”(未完待续)

桂林治疗睾丸炎方法
止咳药不含防腐剂效果咋样
吉林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