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炎武战神第683章小浩小马

炎武战神 第683章、小浩小马

走入翡珠阁内,雕梁画栋,白玉铺地,柜台诸多,琳琅满目,人声鼎沸,阁内人,忙得不可开交,这生意当真是火爆。

而在这翡珠阁的客人,大多都不是什么名人贵族。很多都是些平民百姓,也有些许多是路过的江湖人士或是佣兵。

因为翡珠阁所买卖的东西都是较为普通和实用的,价格实惠,比起云梦阁那种一进去就得空着腰包出来的地方,这里要适合大众的消。

当然,在翡珠阁也是有分平民区和贵族区的。普通人的生意得赚,有财的主也得赚,可想而知贺云涛的生意头脑是非常精明的。

贺云涛一手搂着孟茹,满是骄傲的引着凌天羽他们,一边滔滔不绝的讲诉着翡珠阁里的情况。只是很装逼的是,当里面的在职人员看到贺云涛称呼着陶阁主的时候,贺云涛都会这么回应:恩,辛苦了,好好干,哥绝对是不会亏待你的。

这么一个对白,一路走进去起码有上百遍,听得凌天羽他们的耳朵都要聋了,这贺云涛还是那么喜欢装逼。

但不得不说,翡珠阁的发展确实是很有前景。

终于!

来到了翡珠阁的后堂客厅。

里面造型布置,清一色的古色古香,淡而不失优雅。加上墙壁上的几幅水墨山水画,使室内添几分诗意画意,有种令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而且客厅里面还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怡神益气,这贺云涛还挺会享受的。

“自家兄弟就别客气了,都坐都坐,就是躺着也行。”贺云涛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孟茹狠狠的暗掐了把贺云涛,然后满脸笑意的跟贺云涛坐在了一起。

凌天羽他们也不客气,直接寻位坐下。

“弘老!”

贺云涛便唤道。

然后,便见一位长相机灵的青年从客厅外面走了进来,诧异的望了几眼凌天羽他们,然后恭敬的说道:“阁主,弘老先生已经外出了。”

弘老,也就是贺家以前的老管家,现在在翡珠阁照顾着生意,甚至可以说差不多都是弘老在打理生意。而在翡珠阁,弘老的身份地位在阁之人的眼,甚至要比贺云涛高许多。

“去哪了?”贺云涛问道。

“是这样的,风家昨天来我们阁,需要批量一些药材,今天弘老便亲自送过去了。”那青年笑呵呵的回道。

“风家?怎么听着感觉那么熟悉呢?”贺云涛眉头一皱。

“胖子!你可真健忘,今天你教训的那个家伙,不就正是风家的那个二少爷风浩吗?”凌天羽瞥了眼说道,这贺云涛冲动起来还真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

“切,原来是那个龌蹉佬,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贺云涛大为不屑,满是晦气的说道:“不过这也真是巧得太邪门了吧?”

“胖子!虽然肥猪阁现在的发展不错,但可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做人得低调点。”凌天羽严肃的说道。

“嘿嘿,天哥,我现在已经够低调了。要真是我高调起来的话,今天那个叫风浩的家伙早都已经横尸在街头了,哪有那么便宜!”贺云涛不以为然的笑道。

“那个家伙确实得教训,只是教训的方法不对,毕竟他也就是小角色而已。”凌天羽郑重的说道:“以我所看,那个家伙受了那么大的耻辱,弘老此行前往风家我担心会遇上些麻烦。”

“哼!那个龌蹉佬可以不知道的身份!但弘老可是我们翡珠阁的管事,就是这里的城主也不敢随便动我们翡珠阁的人,一个风家而已,给他们一百个胆都不敢!”贺云涛冷哼道。

“对于一些发疯的小人,不得不防啊。”凌天羽说道。

贺云涛寻思了几番,说道:“知道了,天哥,我会好好留意风家的。”

“恩,对了,那两位药师呢?”凌天羽问道。

“哈哈,差点忘了。”贺云涛笑了笑,便对那青年说道:“!去请二位药师过来!”

而那位青年似乎还在处于神色呆滞,对于贺云涛和凌天羽的谈话可是听得一清二楚。想不到贺云涛竟然自称这位看似寻常的青年为“天哥”,而且那个“天哥”竟然直接称贺云涛为胖子,机灵的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凌天羽他们这群人的身份很不简单。

贺云涛见那青年没反应,没好气的叫道:“你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还不去请二位药师过来!”

这一声,可把那青年惊醒了过来。

“是、是,我这就去!”青年忙转身跑去。

“唉~平日里这小子还挺机灵的,怎么突然间变得傻里傻气的?不会是吃错药了吧?”贺云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叹道。

凌天羽看着贺云涛春风得意的样子,虽然这脾性还是没改掉,但心里却为贺云涛感到欣慰,笑道:“呵呵,当初分别之时,我还以为你只是随口一说呢,想不到才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你的生意竟然做得如此红火。”

“哪里哪里,一般一般啦。”贺云涛满是得意。

“嘿嘿,小僧比较关心的话,赶紧让你的小媳妇生个小胖子出来玩玩。”天罗打趣道。

“桀桀!有师父您的良方,还能不给力吗?”贺云涛奸险的笑道,翘着二郎腿,一手紧紧的楼着孟茹。

孟茹又狠狠的掐了把贺云涛,愤然问:“说!什么是良方!”

“就是那个那个???”

“什么那个那个!”

“不好说,不方便说,等晚上嘿咻嘿咻的时候再用实际行动告诉你!”贺云涛贼笑道。

“恶心!滚开!”孟茹轻斥道,脸色羞红。

看着这两小夫妻打情骂俏的,虽然让人妒忌,但见这两人的心情都好多了,看来这两年多的相处,也让他们淡化了曾经悲伤的事情。

“陶阁主!”

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响起。

循声望去,便见两位俊气的青年徐徐走来。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两位青年的身上有股淡淡的灵火气息,看来也就是说贺云涛所说得那两位药师了。

“呵呵,二位药师来得正好,我有几位远道而来的朋友,想要见见二位。”贺云涛友善的笑道,这两位药师可是直接关系着翡珠阁的经济命脉,贺云涛对他们还是很尊敬的,虽然是坑过来的两位药师。

“恩!”

二位青年微微点头,显得心高气傲,淡淡的扫视了眼凌天羽他们一眼。

可当两人的目光落在伍伦身上的时候,一股强烈的熟悉感涌上心头,只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同样的!

伍伦在望向那两位青年的时候,心的那股熟悉感加的强烈,甚至还很清晰,忍不住激动的站立了起来,惊喜的呼道:“小浩!小马!怎么会是你们!”

那两位青年脸色一怔,双眼顿时发红了。

“大少爷!”

“天啊!真的是大少爷!我就知道大少爷吉人天相!定能安然恙!”

那两位青年激动万分,泪眼汪汪,噗通噗通便跪倒了下来。

“起来!”伍伦忙冲了过去,满脸伤感的叹道:“唉~我已经不再是什么大少爷了。”

“不!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大少爷!如果没有大少爷的照顾,我们永远都是一个下人呢。”小浩双眼发红的说道。

“恩!我们之所以离开伍家,也就是为了寻找大少爷!”小马满是心酸,哽咽的说道:“老天真的待我们不薄,终于让我们找到大少爷了。”

“先别说这些,起来再说。”伍伦声音颤抖,双眼亦是泛红,心又是开心,又是感动,在伍家除了自己的父母,也就只有这两位跟随自己的忠部了。

“谢谢大少爷!”

小浩、小马连连点头,眼角的泪水还在。

而凌天羽他们却是愣住了,这情况实在是来得太突然了。

“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们怎么会认识啊?”贺云涛忍不住叫问道。

“恩,他们是小浩、小马,曾经是我的部下,也是我好的两位朋友。”伍伦回头望着贺云涛,满脸感激的说道:“胖哥,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话,恐怕我和小浩他们也不会在此遇上。”

“嘿嘿,这是巧合,巧合而已,不用感谢我。”贺云涛挠头笑道,其实不敢说,这两位药师都是自己坑摸拐骗坑来的。

“恩!”伍伦微微点头,便对小浩两人问道:“小浩,你们怎么能从伍家里面出来?自从我和我父亲出事之后,我以为伍衡那家伙会对你们不利呢!”

“不,没有,对于伍衡来说,我们只是不起眼的小角色而已,他没有把我们怎么样。”小浩说道:“所以趁着这机会,我和小马兄弟便偷偷的离开了伍家,然后寻找大少爷。”

“那我父亲现在如何?”伍伦声音沙哑的问道。

“家主他已经???”两人默然垂头。

伍伦身子一抖,心里已经明白了,双眼充满了血丝,紧握双拳,满脸痛恨之色的说道:“伍衡!这厮畜生实在是太心狠了!残害亲兄不及,甚至还要百般陷害于我,置我死地!若非有我三叔暗相助,恐怕我早已含恨而死!”

凌天羽深眉锁眼,一直以来伍伦都没告诉自己关于他和伍家的事情,便郑重的问道:“伍兄,你和你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其实不瞒说,这次我们来这大庆国,也是想要帮忙解决你的事情。”

“恩!”伍伦沉沉点头,恨恨的说道:“我父亲是天香阁的家主,我二叔伍衡,暗勾结外敌不说,甚至还要窥觑家主之位。便以此残害我父亲,是陷害于我,让我背负弑父恶名。后我三叔助我逃脱,但伍衡那厮畜生,狠心要除掉我这个祸患!暗派人追杀我,所以我才会逃到沧源派那处地方,躲过此劫!”

听到这事,凌天羽他们都感到比的痛恨,想不到这天下还有如此畜生的人,竟然为了自己的名利,连自己的亲兄长都敢残害,甚至连自己的侄子都不放过。

“***!这伍衡真他妈不是人!”贺云涛一说就来气了,虎躯一震,嚷道:“天哥!伍兄!别想了!抄家伙!咱们一起去天香阁灭了伍衡那个王八蛋!”

吃什么能活血化瘀消肿止痛
泉州治疗牛皮癣价格
小孩子脸发黄怎么回事
友情链接